毁灭换美元:以色列初创公司在加沙大赚一笔

以色列初创企业利用加沙的破坏获利,利用持续的冲突向全球市场展示和销售他们的尖端军事技术。

尽管大学校园里到处都是要求撤资以色列的呼声,但以色列经济的一个领域似乎正在蓬勃发展。5 月份,以色列初创公司连续第二个月筹集了超过10 亿美元的资金。这些成功的初创公司中有许多都参与了以色列对被围困的加沙地带的持续战争,这表明种族灭绝是企业有利可图的营销工具。自 2023 年 10 月以来,自杀式无人机、智能枪和机器狗等产品都已部署到战场上,一些初创公司甚至利用战争为自己谋利,并吹嘘他们的技术在战争中的应用作为广告宣传。以色列的国有和私营公司长期以来一直宣传他们的武器“经过实战考验”,对加沙和西岸的占领是以色列本土的武器测试实验室。 “这只是一个例子,还有很多例子,以色列不想‘浪费’在加沙向兴奋的全球市场展示其军事硬件的机会,”安东尼·洛文斯坦 (Antony Loewenstein) 在 2024 年 4 月 3 日的时事通讯中写道,他是《巴勒斯坦实验室》一书的作者,该书介绍了以色列在全球的武器出口。哈马斯于 2023 年 10 月 7 日发动的袭击暴露了以色列曾经享有盛誉的网络技术能力。虽然如此大规模的疏忽可能会摧毁任何其他行业,但随着以色列的种族灭绝掩盖了 10 月的袭击,情况似乎正在相反地发生。伦敦玛丽女王大学人权与国际法教授内夫·戈登 (Neve Gordon) 告诉 MintPress 新闻:“尽管情报机构存在这一巨大失败,但对加沙的全面摧毁以及以色列使用的武器种类只会增加销量。”

创新的阴暗面

以色列正迅速成为世界舞台上的贱民国家,因为它对加沙的攻击迄今已造成36,000 多名巴勒斯坦人死亡,并制造了一场人为的饥荒。然而,尽管国际刑事法院对以色列领导人发出逮捕令,各国也从以色列撤出大使,但国防工业却盯上了造成如此深远破坏和死亡的以色列武器。“这个行业就是在杀人,”戈登说。“所以,我们认为可怕的事情,他们却觉得兴奋。”

这些武器被用来实施严重违反国际法的行为,包括战争罪、反人类罪,甚至种族灭绝罪,而买家却说:“太棒了。这些东西很管用。这就是刺激销售的原因。”

以色列宣称其技术“久经沙场”,且其与军事、科技和教育部门之间形成了旋转门式的关系。大约 80% 的以色列网络科技公司都是由以色列安全局 Shin Bet 8200 部队的毕业生创立的,该部队因秘密监视巴勒斯坦人而臭名昭著。以色列大学与国防部合作开展研究活动,并为以色列军方提供学术预备队(Atuda)、Talpiot 计划和 Havatzalot 计划等项目。作为国防部吸引退伍军人进入高科技行业的举措之一,IBM 等科技巨头也在军事基地附近战略性地设立了网络研究中心。以色列被称为“创业国家”,是全球人均创业公司数量最多的国家之一,这主要得益于政府对创业公司和技术的大量投资。创业公司是以色列经济的支柱,它们繁荣发展,国家也会繁荣发展。 “所有这些公司或多或少都处于监视范围之外,”有关以色列武器和监视技术行业的书籍《反人民的战争》的作者杰夫哈尔珀 (Jeff Halper) 告诉 MintPress 新闻,并指出巴勒斯坦领导的抵制、撤资和制裁运动应该针对以色列国防科技初创企业。

人们现在对投资以色列初创企业有些犹豫,但这并不是致命的打击,主要是因为这是相当秘密的事情,在公众中曝光的并不多。”

下面列出的是其产品被以色列用于加沙战争的初创公司。

扩展

Xtend 在吹嘘其在对加沙战争中的成功后获得了 400 亿美元的资金,其无人机在加沙投掷手榴弹、勘察隧道并袭击巴勒斯坦人。以色列军方正在加沙使用其标志性的 Wolverine 战斗无人机收集建筑物情报。这相当于操作视频游戏,无人机配备了机械臂和虚拟现实护目镜。据监测组织Statewatch 和 Informationsstelle Militarisierung 称,Xtend 从欧盟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研究和创新拨款,用于研究其 Skylord Xtender 无人机系统的优化能力,并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来生产和商业化该技术。

在其最新一轮融资中,投资者包括特拉维夫投资公司 Claltech、一家未具名的日本大型融资公司,以及之前的投资者,如特许集团,一家由以色列商人 Eyal Agmoni 领导的日新投资公司。该公司的客户包括美国国防部、英国石油公司和现代汽车(它们使用无人机监控管道以防潜在问题),并与加拿大和英国国防部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其投资者包括特拉维夫大学的风险投资公司 TAU Ventures。

智能射手

SmartShooter 因开发安装在约旦河西岸城市哈利勒(希伯伦)检查站的人工智能枪支而闻名,现在该公司又在加沙开发了 Smash 系统,该系统利用“智能瞄准器”精确跟踪移动目标。11 月,一支以色列特种部队使用该系统瞄准了加沙沙提难民营一所学校附近的房屋英国德国美国军队也使用 SmartShooter 设备。

无限穹顶

这家以色列初创公司生产用于巡逻加沙边境的无人机的 GPS 保护和导航系统。在美国霍尼韦尔航空航天技术公司的投资下,该公司很快就能为美国国防部以及韩国和印度军队提供支持。该公司最近还成立了一家美国子公司,为美国国防工业提供服务。

D-Fend 解决方案

为了拦截哈马斯和真主党发射的无人机,以色列军方正在使用以色列公司的 D-Fend Solutions 反无人机技术。他们的产品还被美国国防部、司法部和国土安全部以及阿联酋安全机构使用。

长矛无人机

这家以色列初创公司开发了一款 Viper 自杀式无人机,该无人机可由士兵或装甲车从便携式太空舱发射,旨在通过撞击目标并自毁来定位、跟踪和攻击目标。自战争以来,该公司表示已加快开发速度以满足以色列军方的需求。

轴突视觉

正如国际头条新闻所指出的,人工智能已完全融入以色列对加沙的战争中。虽然以色列军方开发了一些人工智能工具,但其他人工智能工具则源自以色列初创企业中心,例如 Axon Vision,其产品正用于以色列对加沙的地面入侵。Axon Vision 的人工智能露营系统 Edge360 安装在加沙的装甲车上,以协助士兵检测威胁并在地面上做出决策。“我们与以色列军队在以色列的优势之一是我们关系密切,”首席执行官 Roy Riftin 在接受日经新闻采访时吹嘘该公司与以色列军方的紧密合作。“我们一直得到反馈。”Riftin 补充说,他的公司目前正在进行市场研究,希望出口这项技术。

稳定器

无人机器人直升机 Steadicopter Black Eagle 正在加沙用于情报收集。这家以色列初创公司已经成立几十年,与非洲、阿联酋的公司合作,并向美国陆军推销。

NextVision

这家以色列初创公司生产用于武器系统的摄像头,特别是用于以色列顶级军火公司(如 Elbit Systems、以色列航空工业公司和拉斐尔先进防御系统)制造的无人机上——所有这些都用于以色列对加沙的袭击。以色列军方也在使用其摄像头。NextVision 的首席执行官表示,“战争对生意有利”,自 2023 年加沙战争爆发以来,这家初创公司的销售额一直在增长。在战争的第一个月,NextVision 的销售额翻了一番。NextVision 的业务遍布全球,客户遍布亚洲、欧洲、英国、加拿大、美国、墨西哥和南美洲。欧洲是其最大的市场

Asio技术

士兵们正在加沙使用 Asio Technologies 的 AI 导航系统。由 Asio 开发的 Orion 平台使用增强现实和三维视图来识别潜在威胁。AeroGuardian NOCTA 光学导航系统是 Asio 的另一项发明,是一种基于视觉的无人机导航工具。 新闻报道称,该公司将根据从战争中吸取的教训改进其技术,并希望将其出口到国外。Asio Technologies 的首席执行官 David Harel 没有透露具体国家,但表示有一个亚洲国家对 Orion 表示了兴趣。该公司还与北美和亚洲的军队以及未具名的美国国防客户合作。

机器人

在加沙战争中,以色列部署了类似动物的机器人。Rooster 是由以色列初创公司 Robotican 和以色列国防部联合开发的,是一种放在带轮子的笼子里的无人机。Rooster 无人机与费城 Ghost Robotics 公司制造的 Vision 60 机器狗相连。以色列预备役组织 Brother in Arms 向以色列军方捐赠了前三台设备。这些机器狗并不友好,它们配备有射击设备,主要用于监视加沙内部的建筑物和隧道。Robotican 还在开发“愤怒的小鸟” 无人机,旨在击落其他无人机,特别适用于无法消灭无人机的人口稠密地区。除了 Ghost Robotics,Robotican 还与国际军火分销商合作,为警察和军队提供服务,例如西班牙的 Guardian Defense & Homeland Security、德国的Messer Waffenhandel 、英国的Viking和美国的FLYMOTION。Robotican还与在瑞典、挪威、丹麦和芬兰运营的通信解决方案公司Northcom合作,将市场拓展到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在北欧国家推广其 Rooster 无人机。Robotican 还在 2023 年向纽约市长埃里克·亚当斯 (Eric Adams) 展示了其 Rooster 无人机, 他写道:“我们相信 Rooster 是纽约市公共安全和急救人员的重要产品和工具。”

Corsight

Corsight 由以色列公司 Cortica 和加拿大风险投资公司 Awz Ventures 共同拥有,该公司使用人工智能面部识别技术收集有关加沙巴勒斯坦人的信息。据《纽约时报》报道,以色列士兵在巴勒斯坦人逃离以色列轰炸和战斗行动的路线上设立了检查站,并使用配备 Corsight 面部识别应用程序的摄像头扫描经过的巴勒斯坦人。该计划旨在识别哈马斯成员(特别是那些参与 10 月 7 日袭击的人),在未经巴勒斯坦人知情或同意的情况下创建了一个数据库。在一些情况下,Corsight 应用程序错误地将一个人识别为哈马斯成员,例如巴勒斯坦诗人 Mosab Abu Toha,他被从加沙检查站带走,并被以色列官员拘留、殴打和审问了两天,然后被送回加沙。Corsight的技术正在世界各地的机场和执法机构中使用,例如泰国、墨西哥、巴西、哥伦比亚和欧盟的警察部队。澳大利亚和英国警察部队正在试用其产品。南非的黄金生产商 Sibanye Stillwater 也在使用它。

如果没有以色列正在制造的先进武器,以色列对加沙的种族灭绝袭击不可能达到如今的程度。一方面,以色列对国防技术的经济依赖阻碍了和平努力,并损害了其国际关系,因为其技术帮助了以色列侵犯人权的行为。然而,另一方面,以色列的经济依靠战争和占领而蓬勃发展。哈尔珀说:“以色列往往不受制裁或人们因为加沙而不想购买其产品的影响,因为这些技术对政府,尤其是专制政府非常有用。”因此,虽然在外交上,以色列可能在世界各地的政要室里被回避,但它对作战室的决策者和战场上的军事高层来说却越来越有吸引力。特色照片 | MintPress News 插图Jessica Buxbaum是 MintPress News 驻耶路撒冷的记者,负责报道巴勒斯坦、以色列和叙利亚。她的作品曾在《中东之眼》、《新阿拉伯》和《海湾新闻》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