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有象征意义但意义重大:为什么调查 Abu Akleh 谋杀案的决定是史无前例的

尽管美国对 Abu Akleh 谋杀案的调查不太可能带来任何正义,但这是美以和美巴关系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

美国司法部最近决定对去年 5 月杀害巴勒斯坦裔美国记者希琳·阿布·阿克勒 (Shireen Abu Akleh) 的事件展开调查,这并没有改变游戏规则,但却很重要且值得反思。基于美国对以色列的军事和政治支持的长期轨迹,以及华盛顿对特拉维夫非法占领巴勒斯坦的任何责任的不断保护,我们可以自信地得出结论,不会有任何实际调查。对 Abu Akleh 被杀事件的真正调查可能会打开一个潘多拉魔盒,里面装满了与以色列许多其他非法行为和违反国际法甚至美国法的行为有关的其他调查结果。例如,美国调查人员将不得不调查以色列使用美国提供的武器和弹药,这些武器和弹药每天用于镇压巴勒斯坦抗议活动、没收巴勒斯坦土地、对平民区实施军事围困等。美国《莱希法》明确禁止“美国政府在有可靠信息表明该单位严重侵犯人权的情况下,将资金用于援助外国安全部队单位。”此外,调查也意味着问责制,如果它得出结论,美国公民 Abu Akleh 是被一名以色列士兵故意杀害的,正如几个人权组织已经得出的结论。这也是难以置信的。事实上,定义美以关系的主要支柱之一是前者在国际舞台上扮演着后者保护者的角色。每一次巴勒斯坦、阿拉伯或国际调查以色列罪行的尝试都彻底失败了,仅仅是因为华盛顿以以色列有能力调查自己为借口,系统地阻止了每一次潜在的调查,有时声称任何追究以色列责任的企图都是一场政治迫害,这等同于到反犹太主义。根据Axios的说法,这是以色列官方对美国决定对巴勒斯坦记者被谋杀案展开调查的回应的要点。 “我们的士兵不会受到联邦调查局或任何其他外国或实体的调查,”即将卸任的以色列总理亚伊尔拉皮德,并补充说:“我们不会放弃我们的士兵接受外国调查。”

尽管拉皮德的回应是典型的以色列回应,但看到它被用在涉及美国调查的背景下,即使不令人震惊,也非常有趣。从历史上看,这种语言是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国际法法官(如理查德福尔克理查德戈德斯通和迈克尔林克)的调查保留的。一次又一次,这种调查在没有任何以色列合作的情况下,在美国的巨大压力下进行或被阻止。 2003 年,以色列的顽固态度和美国对以色列的盲目支持达到了迫使比利时政府修改其国内法以驳回针对已故以色列总理阿里埃勒·沙龙的战争罪案件的地步。此外,尽管许多总部设在美国的人权组织不懈努力调查美国活动家雷切尔·科里 (Rachel Corrie) 被谋杀的事件,但美国甚至拒绝审理此案,而是依赖以色列自己的法庭,该法庭为开着推土机的以色列士兵开脱2003 年 23 岁的科里的尸体,因为他只是敦促他不要拆除加沙的巴勒斯坦人房屋。更糟糕的是,在 2020 年,美国政府甚至制裁了国际刑事法院 (ICC) 检察官 Fatou Bensouda 和其他参与调查美国和以色列在阿富汗和巴勒斯坦涉嫌战争罪行的高级检察官。考虑到所有这些,然后必须就美国调查的时间和动机提出问题。 Axios 透露,调查 Abu Akleh 遇害案的决定是“在以色列 11 月 1 日大选之前做出的,但司法部在选举三天后正式通知了以色列政府”。事实上,这一消息是在以色列和美国分别于 11 月 1 日和 8 日举行大选之后,才在 11 月 14 日才向媒体披露的。华盛顿的官员热衷于传达这一点,即该决定不是政治性的,而且它与避免在美国大选前几天激怒华盛顿的亲以色列游说团体无关,也与影响以色列自己的选举结果无关。如果是这样,那美国为什么要等到11月14日才泄露消息呢?延迟表明存在严重的后门政治和以色列施加巨大压力以劝阻美国不要公开宣布这一消息,因此无法推翻该决定。知道很可能不会进行认真的调查,美国的决定一定是事先被推理为纯粹的政治决定。也许是象征性的,但最终无关紧要,美国史无前例且果断的决定是基于可靠的推理:首先,美国总统乔·拜登在担任奥巴马政府副总统期间曾有过处理时任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政治恶作剧的艰难经历(2009-2017)。现在内塔尼亚胡蓄势待发重掌以色列政坛,拜登政府迫切需要对特拉维夫施加政治影响力,以期控制以色列领导人及其政府的极端主义倾向。其次,共和党所谓的“红色浪潮”未能将民主党人边缘化为美国国会中相当大的政治和立法力量,这进一步鼓励了拜登政府最终披露有关调查的消息——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要相信这个决定确实是提前做出的。第三,巴勒斯坦和亲巴勒斯坦候选人在美国中期选举(国家和州立法选举)中的强势表现进一步支持了民主党内部的进步议程。即使是调查一名美国公民遇害事件的象征性决定,也代表了民主党建制派与其更进步的基层选民之间关系的分水岭。 In fact, re-elected Palestinian Congresswoman Rashida Tlaib was very quick to respond to the news of the investigation, describing it as “the first step towards real accountability”.尽管美国对 Abu Akleh 谋杀案的调查不太可能带来任何正义,但这是美以和美巴关系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这只是意味着,尽管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根深蒂固和盲目,但美国政策仍有可利用的余地,如果不能扭转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至少可以削弱两国之间所谓的“牢不可破的联系” .专题照片 |以色列的一名阿拉伯公民路过被杀害的半岛电视台记者 Shireen Abu Akleh 的海报,他于 5 月在报道以色列对杰宁的军事袭击时被杀。照片 |伊利亚叶菲莫维奇 | DPA 通过 AP

Ramzy Baroud是一名记者,也是《巴勒斯坦纪事报》的编辑。他是五本书的作者。他的最新作品是“这些锁链将被打破: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监狱中的斗争和反抗故事”(Clarity Press,亚特兰大)。 Baroud 博士是伊斯坦布尔扎伊姆大学 (IZU) 伊斯兰教和全球事务中心 (CIGA) 的非常驻高级研究员。他的网站是www.ramzybaroud.net

The views expressed in this article are the author’s own and do not necessarily reflect MintPress News editorial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