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最终会为巴勒斯坦伸张正义吗?

正在进行的全球地缘政治变化可能会带来一个机会,如果把握得当,它可能会带来希望,即除了西方偏见、美国否决权和以色列历史上的不妥协,还有其他选择。

预计巴勒斯坦领导人马哈茂德·阿巴斯将于 9 月 23 日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预期演讲,他将再次热情呼吁承认巴勒斯坦为正式成员。阿巴斯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演讲”并不是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第一次游说获得这样的地位。 2011 年 9 月,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寻求完全承认的努力遭到巴拉克奥巴马政府的阻挠,迫使巴勒斯坦人选择次佳选择,即次年在大会上取得“象征性”胜利。 2012 年 11 月,联合国大会第 67/19 号决议授予巴勒斯坦国非会员观察员地位。在某些方面,该决议确实具有象征意义,因为它没有改变任何实际情况。相反,自那以后,以色列的占领恶化了,错综复杂的种族隔离制度加深了,在没有任何政治视野的情况下,以色列的非法犹太人定居点前所未有地扩大。此外,被占领的巴勒斯坦约旦河西岸的大部分地区正被以色列积极吞并,这一进程引发了一场缓慢但有系统的驱逐运动,从被占领的东耶路撒冷到南希伯伦山的 Masafer Yatta 都可以感受到这一进程。然而,阿巴斯外交的支持者引用了巴勒斯坦加入100 多个国际条约、组织和公约等事实。巴勒斯坦的战略似乎以在联合国获得完全主权地位为前提,这样以色列将被承认为占领者,不仅是巴勒斯坦“领土”,而且是一个实际国家。以色列及其在华盛顿和其他西方国家首都的盟友非常了解这一点,因此他们不断动员起来反对巴勒斯坦的努力。考虑到华盛顿在联合国安理会数十次使用否决权保护以色列,如果巴勒斯坦人带着正式成员申请重返联合国安理会,也有可能使用否决权。然而,阿巴斯的国际外交似乎缺乏国家成分。这位 87 岁的巴勒斯坦领导人几乎不受自己人民的欢迎。除了地方性腐败之外,导致他缺乏支持的原因之一是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继续与阿巴斯在其年度联合国演讲中愤怒的以色列占领进行“安全协调”。这些由华盛顿慷慨资助的“协调”转化为每天逮捕反占领巴勒斯坦活动家和持不同政见者。即使唐纳德特朗普政府决定在 2018 年切断所有援助,包括对巴勒斯坦人的人道主义援助, 分配用于资助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与以色列的安全协调的 6000 万美元仍未动用。

如此重大的矛盾让巴勒斯坦人降低了对其领导人完全独立的承诺的期望,尽管这是象征性的。但矛盾并不是从阿巴斯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开始的,当然也不会以他们结束。巴勒斯坦与世界上最大的国际机构的关系充满矛盾。尽管 1917 年 11 月的《贝尔福宣言》仍然是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对巴勒斯坦殖民化的主要历史参考框架,但联合国第 181 号决议同样重要,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更为重要。贝尔福宣言的重要性源于这样一个事实,即后来被当今联合国的前身国际联盟授予对巴勒斯坦的“授权”的殖民地英国首次正式向犹太复国主义运动作出了给予他们巴勒斯坦的书面承诺。 “国王陛下政府赞成在巴勒斯坦为犹太人民建立一个民族家园,”部分内容这样写道。如果不是因为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其他殖民地西方盟友成功地将其变为现实,那么许多人所知道的这种追求或“承诺”将最终化为乌有。犹太复国主义者花了整整 30 年的时间才将当时英国外交大臣亚瑟·詹姆斯·贝尔福的承诺变为现实。联合国 1947 年 11 月第 181 号决议是以色列存在的政治基础。尽管以色列国目前的边界远远超过了联合国分治计划分配给它的空间,但该决议仍然经常被用来为以色列的存在提供法律基础,同时谴责阿拉伯人拒绝接受他们认为正确的东西然后是不公平的交易。从那时起,巴勒斯坦人继续在与联合国的关系中挣扎,这种关系由许多矛盾支配。前联合国巴勒斯坦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迈克尔·林克(Michael Lynk) 写道,1947 年,联合国“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由欧洲国家、英国白人定居者国家和由西班牙殖民后裔精英统治的拉丁美洲国家组成的俱乐部”。在最近一篇关于历史悠久的巴勒斯坦分治的文章中。

尽管自那时以来联合国的地理和人口构成发生了巨大变化,但真正的权力继续集中在前西方殖民政权手中,除了美国,还包括英国和法国。这三个国家代表了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大多数。他们对以色列的政治、军事和其他形式的支持一如既往地强大。在联合国的权力分配反映世界人民真正的民主愿望之前,巴勒斯坦人被认为在联合国安理会处于不利地位。即使是阿巴斯的激烈演讲也不会改变这一点。在林克的文章中提到的前英国外交官布赖恩·厄克哈特(Brian Urquhart)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巴勒斯坦的分裂是初出茅庐的联合国的第一个重大决定,它的第一次重大危机,而且可以说是,它的第一个重大失误”。但是,联合国目前的权力范式能否最终纠正这一历史性的“失误”,为巴勒斯坦人提供拖延已久的正义和自由?还不完全是,但正在进行的全球地缘政治变化可能会带来一个机会,如果正确导航,可以作为一个希望之源,即除了西方偏见、美国否决权和以色列历史上的不妥协之外,还有其他选择。特色照片 |巴勒斯坦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右)于 2022 年 9 月 20 日星期二在联合国总部出席第 77 届联合国大会。玛丽·阿尔塔弗 |美联社Ramzy Baroud 博士是一名记者、作家和《巴勒斯坦纪事报》的编辑。他是六本书的作者。他与 Ilan Pappé 共同编辑的最新著作是“ 我们的解放愿景:参与的巴勒斯坦领导人和知识分子大声疾呼”。他的其他著作包括《我的父亲是自由斗士》和《最后的地球》。 Baroud 是伊斯兰与全球事务中心 (CIGA) 的非常驻高级研究员。他的网站是www.ramzybaroud.net

The views expressed in this article are the author’s own and do not necessarily reflect MintPress News editorial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