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战争的威胁:美国空袭加剧,也门接近临界点

华盛顿对也门大陆发动袭击的危险不仅在于使平民面临危险,而且如果公众和受害者家属的压力继续增加,有可能引发安萨尔阿拉采取报复措施。

在也门著名的沙卜清真寺庭院里,伴随着军乐旋律,仪仗队肃立,为在美英最新一轮袭击中阵亡的也门海军陆战队员的葬礼开始。哀悼者中许多人从乡村赶来参加,他们与载着 17 名遇难者尸体的长车队一起穿过萨那的街道。哀悼者高举死者照片,或将步枪举向空中,同时高呼谴责美国的口号。人群中随处可见几条横幅,上面贴着为那些在许多人看来是保卫巴勒斯坦的斗争中献出生命的人的标签:“通往圣城(耶路撒冷)路上的烈士。”十七辆盖着绿色窗帘的皮卡车载着尸体。他们在家人的陪同下,与数千名哀悼者一起离开萨那,前往也门各地遇难者的家乡。这一幕上周日发生,数千名愤怒的也门人走上萨那和其他城市的街头,为袭击中丧生的人举行葬礼。 “对美国士兵的报复……我们不会放弃复仇,”一些哀悼者宣称。在萨那以西 70 公里处的荷台达路方向的巴尼马塔尔,齐亚德·阿吉兰 (Ziad Ajlan) 和哈希姆·萨瓦里 (Hashem Al-Sawari) 的母亲在屋顶上看着车队运载着她们儿子的尸体。齐亚德和哈希姆没有参与战斗;他们是一周前美国海军对也门大陆发动的袭击中丧生的多名平民之一。齐亚德的母亲自豪地说:“我的儿子在前往圣城的路上牺牲了。我们不会被击垮,也不会放弃加沙。”美国和英国官员坚称,他们的袭击目标是“胡塞”军事阵地——弹药库。和导弹发射场,但地面的现实却讲述了不同的故事。也门平民表示,他们是盲目的和不分青红皂白的,经常导致平民受伤或死亡。假设美国和英国是真诚行事,很明显他们的情报信息缺少。上周,一名农民的一辆运载塑料管的卡车在萨达市外的一次空袭中成为目标。据信,这些塑料管被误认为是导弹。自 12 月底以来,这个故事在也门各地不断重复,令人作呕多国发起“繁荣卫士行动”(OIR),试图保护与以色列有联系的船只免遭安萨尔安拉的袭击,但迄今为止以失败告终。仅本周,美国和英国就发动了多达 40 次袭击,其中大多数针对沿海城市荷台达。 [标题id =“attachment_286837”对齐=“aligncenter”宽度=“1366”] 也门 以色列 巴勒斯坦人 美国 2024 年 2 月 10 日,在也门萨那举行的一场集体葬礼上,在美国领导的也门空袭中丧生的阿斯纳尔阿拉战士的棺材正在运送。美联社[/标题]

战争迷雾

华盛顿对也门大陆发动袭击的危险不仅在于使平民面临危险,而且如果公众和受害者家属的压力继续增加,有可能引发安萨尔阿拉采取报复措施。 12月29日,当美军在红海杀害三艘船上的10名也门水手时,安萨尔安拉没有进行报复。但下个月,当美国和英国的炸弹袭击也门大陆,用 100 多枚精确制导导弹袭击主要城市,造成平民伤亡时,安萨尔安拉做出了反应,发动了一连串的报复性袭击。一些也门官员甚至暗示,美国政府声称的两名美国海豹突击队队员在登上一艘向也门走私武器的船只时溺亡,实际上是在战斗中丧生的。目前尚不清楚这些士兵是死于安萨尔阿拉弹道导弹或无人机的袭击,还是像美国声称的那样在一次失败的突击队行动中丧生,但明确的是,美国正在掩盖其损失,并且有关海豹突击队死亡的信息已被公开。被高度政治化。事实上,围绕美国和安萨尔真主之间敌对行动的许多细节都笼罩在战争的浓雾中,真相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揭晓。可以肯定的是,安萨尔真主多次发射先进导弹和无人机,对美国军舰造成直接物质损失。每次此类袭击发生后,都会发表一份声明,重申安萨尔安拉有权为在美国和英国的轰炸袭击中丧生的人报仇。 1月31日,安萨尔安拉宣布美国驱逐舰格雷夫利号被多枚反舰导弹击中。袭击发生后,美国中央司令部(CENTCOM)宣布“格雷夫利”号击落了一枚先进反舰巡航导弹。后来有报道称,相关驱逐舰和该地区的其他西方军事资产未能拦截导弹,直到导弹“击中美国军舰后 4 秒内”。 1月25日,安萨尔阿拉称其在亚丁湾和曼德湾与美国驱逐舰发生了两个小时的冲突。安萨尔·阿拉 (Ansar Allah) 表示,一艘美国海军舰艇在拦截尝试失败后被直接击中。自 2014 年以来,在沙特领导和美国支持的一次失败的轰炸行动使该国陷入崩溃之后,安萨尔·阿拉一直在提高自己的能力。 [标题id =“attachment_286838”对齐=“aligncenter”宽度=“1366”] 中央司令部发布的这张未注明日期的照片显示,美国海豹突击队在也门附近的一次突袭中登上了这艘船,两名突击队员失踪了[/标题]

制造同意书

尽管美国总统乔·拜登一再声称美国并不寻求扩大中东战事,但美军的行动无疑让红海局势更加紧张。在美国周四针对荷台达发动空袭之后,安萨尔阿拉武装部队发言人叶海亚·萨里准将透露,该组织将在其合法自卫权范围内采取“进一步措施”,以回应一再发生的袭击。美英侵略。萨雷在同一份声明中宣布,悬挂巴巴多斯国旗的英国散货船“LYCAVITOS”号在亚丁湾航行时遭到海军导弹袭击,引发了人们对美国升级做法的实际威慑因素的质疑。此前,安萨尔阿拉领导人阿卜杜勒·马利克·胡塞(Abdul-Malik al-Houthi)是美国支持的也门政府2014年革命的领导人,他确认,安萨尔阿拉的任何升级行动都将针对以色列,并对抗美国和英国。侵略,不会针对普通西方人的利益。这一评论是对媒体流传的说法的回应,即安萨尔安拉可能会破坏穿过红海的水下互联网电缆网络。他说:“我们不打算以海底电缆为目标,我们也无意这样做,媒体报道的都是谎言,旨在歪曲我们在加沙战争中的人道主义立场。”许多西方媒体宣传了这一说法,引发了人们对对西方互联网运行和金融数据传输至关重要的基础设施安全的担忧。也门地理位置优越,连接整个大陆的互联网线路都经过它附近。萨那政府表示,空袭和互联网接入可能被切断的说法可能只是不断升级的冰山一角。信息部长戴法拉·沙米 (Daifallah al-Shami) 周四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他们掌握的信息显示,阿联酋正在寻求与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合作,招募来自多个外国国籍的特工,以瞄准红海和中东地区的船只。阿拉伯海的目的是迷惑和扭曲安萨尔安拉支持加沙的行动。沙米表示,此举得到了美国的支持

“我们不会放弃加沙”

与许多西方媒体宣传的观点相反,西方媒体认为安萨尔阿拉的红海封锁与加沙正在进行的种族灭绝无关,但对安萨尔阿拉袭击目标的审查表明他们的动机很清楚。 10月19日,安萨尔安拉向以色列南部埃利亚特港发射了无人机和导弹。 11月中旬,以色列海军扣押了一艘驶向被占领巴勒斯坦的以色列船只。不久之后,安萨尔阿拉公开宣布,不允许这艘与以色列有联系的船只通过巴巴曼德海峡。后来,他们宣布航运禁令将扩大到所有试图抵达埃利亚特港的船只。所有这些措施都是为了支持一个反复宣布的目标,即迫使以色列停止对加沙的战争,并允许食物和水进入被围困的地带。阿卜杜勒-马利克·胡塞在周二的电视讲话中带着明显的悲伤和愤怒,列举了促使也门继续采取行动阻止国际航行支持以色列在红海的原因——对加沙人的持续大规模屠杀、美国重新支持以色列使用致命武器以及对加沙平民使用国际禁止的武器,包括白磷弹。胡塞武装表示,“也门军队在红海的报复性打击已被证明是有效的,因为它导致乌姆拉什拉什港(以色列吞并该港口之前埃利亚特的名字)几乎完全关闭,所有粮食途经红海和曼德海峡的以色列供应链中断了 70%,船舶被迫改道通过好望角后,以色列市场的价格上涨了 30-50%。”他指出,以色列是海上贸易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得益于红海”,2022 年进口额达到 1,330 亿美元。

在回应那些质疑安萨尔真主立场可行性的人时,胡塞武装表示,“也门的行动对船舶保险造成了影响”,并指出保险公司现在拒绝为前往被占领巴勒斯坦港口的船舶提供保险。 “不仅如此,”他补充道,“保险公司还要求以色列和美国船只支付高达 50% 的额外费用。”胡塞表示:“过去几个月,我们的海上行动导致以色列产品进口总额下降了25%。以色列经济和工业部承认,红海行动损害了其与14个国家的贸易关系。” ”。在威胁升级,甚至传言西方领导的也门地面入侵的情况下,安萨尔阿拉重申了其对使命的承诺。声明重申,只要对加沙的侵略仍在继续,动员、军事训练、示威和其他活动就会继续下去,并表示海上行动将继续下去,直到以色列“允许向加沙提供食品和医疗用品以及基本需求”。 ”胡塞武装发誓:“美国和英国不会通过侵略我国来实现其目标,唯一的解决办法是停止侵略并向加沙人民提供食品和药品。”专题照片|在国防部提供的这张图片中,一架英国皇家空军台风飞机于 2024 年 2 月 3 日从塞浦路斯阿克罗蒂里皇家空军基地起飞,对也门的安萨尔安拉目标进行进一步攻击。国防部| AP Ahmed AbdulKareem是驻萨那的也门记者。他为 MintPress News 以及也门当地媒体报道也门战争。